> 首页 > 手机知识 > 热门小说《落难的尤物》易东扬全文免费阅读

热门小说《落难的尤物》易东扬全文免费阅读

2018-04-21 23:2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

摘要: PS:关注微信公众号:零点一刻看书,回复 291 即可阅读全文 第9章 当面对质 他转头看着我,眼底的怒火直涌,有些口齿不清地吼了我一声:“白如斯,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?” 我被
PS:关注微信公众号:零点一刻看书,回复 291 即可阅读全文
第9章 当面对质
他转头看着我,眼底的怒火直涌,有些口齿不清地吼了我一声:“白如斯,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?”
我被他吼得一愣,倒吸了一口凉气,从地上缓缓爬起来:“我是开公司的,又不是办慈善机构的,怎么就说不出这种话来了?”
我咬着牙眼里慢慢涌起狠意,嘴角却忍不住想要上翘,卧室里没有镜子,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狰狞。
易东扬先是一愣,萧冷的目光扫过我,勃然大怒。
“白如斯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他上前抓起我的手臂,用力往墙上撞。
我一面护住肚子,一面用力挣脱,嘶吼道:“易东扬,你放开我。”
易东扬的脸色黑如墨水,回头朝我吼道:“你还敢叫?你知不知道萱萱当时连叫都不敢叫。”
“不可能,我跟苏慕安打过招呼,让他的手下不要太过了。”
“还想抵赖?你知不知道,我找到她的时候,她在包间里,衣不蔽体……她……难道她会凌.辱自己来诬陷你?白如斯,我知道你恨萱萱,可是喜欢她的是我,有什么你朝我来,别对她下手。”易东扬疯了一样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击,我半边脑子都被震得麻木了。
连麻带懵,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?那个张总对郭萱下手了?可是不可能,苏慕安不会允许他这样做的。
一瞬间,我忽然糊涂了,什么时候,我竟然这样相信苏慕安了。
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被易东扬撞死的时候,房门又开了,可曼冲了进来,两三下将易东扬掀开,护在我的面前:“易东扬,你丫的疯了是吧?”
易东扬握紧拳头,看向可曼的眼神充满了恨意:“秦可曼,你滚开,这是我们夫妻的事情。”
秦可曼死死地拦在我的面前,恶狠狠道:“易东扬,你个**养的没良心,吃软饭吃得这么理直气壮?还要脸不要脸。”
易东扬又扬起了拳头,再次喝道:“秦可曼,我再说一遍,你***。”
可曼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可能会怕易东扬的威胁,她抄着手,指着自己的脑门:“易东扬,***要是个男人,有种就往这里来,我秦可曼要是眨了一下眼睛,就是你孙子。”
易东扬当真要砸下来似的,可是终究没有砸下来,从他的背后伸出来了一双手,紧紧抱住他的拳头:“东扬,不要啊。”
我们的注意立马被吸引了过去,才发现郭萱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上了楼。她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,散发着浓浓的酒气,胸前的衣襟有撕扯的痕迹,洁白的胸口也有几丝血红的痕迹,看起来暧昧至极,倒真像是刚刚被蹂躏过的样子。
可是不应该啊,张青崖的眼皮子就算再浅,也不至于会对郭萱这种货色迷失了呀。
易东扬疼惜地背过身,拥住郭萱,细声安慰道:“萱萱,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?你怎么上来了?”
“东扬,我怕……”她边说着话就边流下了眼泪,看起来倒真的是如雨后梨花般楚楚动人:“今天的事情,不能怪白小姐,是我自己不够小心,我早就应该知道,那个张总他不怀好意……我……”
说话间,眼泪更是流得欢快,易东扬的心疼溢于言表。
秦可曼一副看戏的姿态抄手倚在门框上:“还装呢,你看你那大腿的缝,张得都可以塞下人了,还装清纯。刚才那人没让你爽够吧,所以哭得这么伤心。”
“秦可曼你住嘴。”易东扬制止道:“你以为萱萱和你是一样的人吗?”
“我是什么样的人?”
易东扬嗤声道:“人尽可夫。”
秦可曼一下子就像是点燃了的鞭炮一样,炸开了,跳起来就骂道:“我人尽可夫怎么了?至少我有胆子承认,我就是喜欢玩弄男人,你们这些臭男人也只配被我们玩弄。除了让我爽,还有什么价值可言?你找了个婊.子,还以为自己捡着宝了,蠢得像头驴一样。”
顿了顿,又补了一句:“不对,说你像驴,都是侮辱驴了,至少人家驴的那家伙大。”
见可曼气得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,我拉了拉她的袖子,走到前面道:“易东扬现在是凌晨两点,你要说公事咱们明天办公室见,现在请你离开,我要休息了。否则,我一定会打电话报警,告你私闯民宅的。”
易东扬冷哼了一声:“你叫警察来,我看谁怕?你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,还怕我闹?”
我看向郭萱,问道:“今天晚上我走了之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我倒要听听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逼良为娼了。”
郭萱抿紧了唇,还没说话,眼泪就先流下来了,抱紧了易东扬的手臂,说道:“东扬,我们走吧,今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怪白小姐。”
易东扬摸了把她的头发,那动作让我心头兀的一疼。
曾经他最爱对我做的手势,现在也给了别人。
他哽咽着说:“好,走,我带你回家。”
末了还不忘对我说一句:“白如斯,你放心,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。”
“等等。”我叫住了他们,笑吟吟地看向郭萱:“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郭小姐你就说了吧,我可不想某些人秋后算账。”
她怯怯地看了我几眼,这样的眼神我太清楚了,大家都是女人,使用什么手段,彼此都心知肚明,她也就能骗一骗易东扬那种精虫上脑的男人。
她喉头嗫嚅了几下,才开口:“当时,你和他们另外一个老总都走了,包间里只剩我和张青崖。他一直要我喝酒,我……酒量本来就不是很好,喝了几杯就有些醉。但是他一直劝我,我想着这是我到公司的第一个任务,不能办砸了,让东扬……让你为难,所以就喝了。”
“但是没想到,张青崖突然就把我压在了沙发上,他来脱我的衣服,我不让,他就用力地扯……”
顿了顿,她又抹了一把泪:“我没他力气大……所以只能让他……”
PS:关注微信公众号:零点一刻看书,回复 291 即可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